第1533章 竟然是这儿!

在镇海市能有这么大的道观,那必定得在道教协会挂牌,要不然的话,底子不能让你打开门经商。究竟这么大片地,若是不在道教协会挂名,便是不合法,随时能给你撤销。看着这么大的道观,张禹更是猎奇,这得是谁家道观,能帮邱见月干借命的事儿。不论怎么样,自己有必要进去瞧瞧。他低声说道:“阿姨,你留在这儿,我进去瞧瞧。师姐,你维护我阿姨。”“嗯。”叶凤凰点了允许,没有多言。温琼满是忧虑地说道:“你当心点。”“你放心好了,我不会有事。”说完这话,张禹直接下了车,借着夜色,朝道观赶去。道观地点的地理方位并不偏远,看规划并不在无当道观之下。要知道,这儿但是镇海市,寸土寸金。张禹有温琼这样的靠山,道观都得去市郊山上建,市区没当地。道观能在市区里,不算偏远的当地,还得有这样的规划,可见实力之雄厚。放眼镇北区,能有这样实力的道观,恐怕只要一家。“难道是……”张禹心下嘀咕,没过多远,总算确认了心中的猜想。前面有甬路、石阶,上面有个大牌坊,书写着三个大字——阳春观。镇北区最大的道观!除了阳春观之外,谁家道观能有这样的规划。张禹从没来过阳春观,仅仅知道阳春观在镇北区。现在来到这儿,让张禹直模糊。自己是盯梢生意的车辆而来,竟然会追到阳春观,那个生意的人会是谁呢?他一会儿又联想到那个人,那个人肯定不会是吕真人,吕真人的声响太了解了。“难道……是他!”一个人的容颜,浮现在张禹的脑海中。没错,这个人不是他人,便是从前几回碰头,形象最深的一次,便是在杭家见到的那一次。阳春观掌教的师弟——陆道人。“是他么……真的是他么……声响的确很像……”张禹暗自蹙眉,工作怎么会扯到阳春观来。已然来了,肯定是要进去的,究竟自己的铜钱还在里边呢。至于说究竟是怎么回事,更得好好瞧瞧,特别是那生意的东西,又是什么?若说阳春观会贩毒,张禹还真就不太信任。在镇海市,阳春观和白眉宫旗鼓相当,一年光香火钱和结善信的钱就数不胜数。用得着冒这个危险?贩毒是杀头的大罪,一般干这生意的,没有说布景好的。顶多是通过干这行赚到第一桶金,然后洗白,持续干也是由于上贼船难下来。像阳春观这种当地,即使吕真人的人品不怎么样,可说他会贩毒,张禹都不信。张禹托着八字寻命盘快速朝阳春观走去,黑夜之中,他凭着过人的耳力,躲过值夜的道士,轻松进到侧院。侧院里有一个道观自家的停车场,在这个当地,张禹找到了之前捡到的那四辆吉普车。自己打曩昔的那枚铜钱,现在还在一辆车的后屁股上。他将铜钱拿了下来,暗吸了一口凉气,来都来了,不可能就这么回去。张禹干脆又朝里边走去。我们都是开道观的,关于里边修建,谁不清楚。前面都是给游人、香客预备的,真实要害的当地是在后边——游人停步的地点。张禹悄悄的向后边走,穿过回廊、宅院。走了能有半个小时,忽然听到斜刺里的一个宅院中传出苦楚的声响,“呃……呃……呃……”听到这个声响,张禹加快脚步,转瞬来到院外。他悄悄一跳,先把脑袋探过墙头,朝内看去。小院里有三间房,一间点着蜡烛,一间亮着灯,还有一间黑漆漆。宅院中心有个大香炉,周边有几棵树,再无其他。不难听出,苦楚的声响是从点着蜡烛的房间传出,现在仍旧,“呃……呃……”这个方位,听的更是逼真,隐然不是一个人宣布来的,最少能有七八个人。张禹心下猎奇,阳春观这又是在做什么?他轻松翻了曩昔,蹑手蹑脚的来到那房间的后窗户处。悄悄探头朝里边一瞧,房间内恰似一个桑拿室,里边都是雾气,很难看清楚。仅仅模糊可以看到,放着不少大木桶,木桶内坐着人,应该是道士。这时,张禹总算听到一个说话的声响,不难听出,是一个中年人的声响。“叫唤什么,叫唤什么?这但是你们极大的机缘!曾经想要泡这个药浴,有必要要拿到满足的积德行善,这次住持给了你们时机,让你们不需要积德行善,就可以泡到药浴,提高修为,你们应该感到侥幸才对!现在一炷香现已着了三分之二,还剩余三分之一!假如不想坚持,立刻从里边出来,我也不阻挠!仅仅这样的话,你们就只能一辈子做一个杂役道士了,底子不具备修炼的悉心!”“师叔!我会坚持究竟的!”“我也会坚持究竟!”“坚持究竟!”“坚持究竟!”……房间内跟着响起一连串小道士们的声响,听声响,也便是二十来岁的姿态。这一下,张禹听理解了,本来这些人是在泡药浴提高功力。这种修炼办法,张禹听老王头说过,但作用也就一般。不知道是老王头药浴的方剂不可,仍是药浴自身就不好用。屋内的中年人见世人这么说,随即用鼓舞的口气说道:“这样就对了!通过七天的洗礼,你们从此就会成为阳春观的精英弟子!你们知不知道,药浴所需的药物极为可贵,有的更是千金难求!这次可以得到淬炼的弟子,只要三十六人!你们是第一批,好好爱惜这次时机!”“是!”“是!”“是!”……小道士们又喊了起来,听动态,似乎也是再给自己鼓劲。张禹听了这话,心中又嘀咕起来,“千金难求的药方……真有这么管用的药浴么……”琢磨了一下,他不由冒出一个主见来。来都来到,从前海滨生意的东西究竟是什么,想要在偌大的阳春观里找到,只怕也不容易。阳春观已然有独门秘方药浴,自己无妨趁机瞧瞧,要是可以顺走点,研讨研讨,也不白来一趟。拿定主见,他也不走了,就在墙根下蹲着。“呃……呃……呃……”“呃……呃……呃……”……虽然那些道士们给自己打了气,可越往后,如同越是苦楚。哪怕咬牙坚持,也会时不时的,不由得宣布苦楚的声响。又过了一会,里边的中年人再次开口说道:“时刻到了!现在都出来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