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章 要挟海族

海妖们呆若木鸡!海域规模,向来是他们的全国,何尝遇上过,如此猖狂的人族。关键是,这厮不只实力强悍,手法把戏还挺多,比方这根竹子,从没见过也没听说过,居然会放电!剑鱼妖阿九,好歹算号人物,一下就被电晕曩昔,可知其威力。不少目光转过来,几条电鳗妖吓的直摇头,哭丧着脸。这紫色雷电太凶了,它们虽然是天然生成的玩电行家,也受不了啊。海水深处,大龟漂浮其间,像是一座悬浮小山。淡淡妖光发出,构成一层帷幕,将海水离隔。白衫青丝男人眉头紧皱,他面前一道光幕,将海面发作之事,尽数收入其间。对面,黑甲男人龙盘虎踞,魁伟身躯似铁塔,只一眼便让人心生惊惧。他坐在那一言不发,周身煞气环绕。“这小辈,实力很强。”黑甲男人慢慢开口,声响沉稳如山,每个字都似有着万钧之重。白衫青丝男人拱手,“海叔叔,您也没有掌握吗?”黑甲男人并未发怒,沉吟几息,道:“杀此人不难,但想瞬间毙敌,令公主殿下无损,很难。”海面海妖们不知黑甲男人点评,不然必定惊呼,这位鲸妖之主是多么自豪,竟会给一名小辈,如此高的点评。白衫青丝男人苦笑,“莫非就听凭他,如此猖狂下去?我海妖一族面子何存。”鲸妖之主昂首,目光瞬间展露锋利,让他身体微僵,心跳几乎中止,“白冥王子,您是注定承继大位,将成为未来海域之主的人,怎能如此短视?何为面子?只需我海族,终究斩杀此人,抽其灵魂打散,人间便没有人,因而讪笑我族半点。”“请王子记住,世上之事,进程永远是进程,只需成果最重要。”鲸妖之主闭上眼,岩石般冷漠脸庞漠无表情,“公主被抓,是鲸妖一族之错,我亲身到来,便是要将这差错抹去。这小辈会死。”海白冥恭谨称是,哪怕身为海妖王族王子,受鲸妖之主怒斥,他也没有半点恼意,反而暗暗欢喜。回身落座,他心神安静下去,已然鲸妖之主开口要杀死秦宇,他所需求做的,就仅仅等候了。秦宇当然不或许,真的将几只剑鱼妖开膛破肚吃肉,他体现如此强硬,是在向海族施压。眼下形势,他唯有如此,才干保证一时安稳,一旦显露半点退意……真当海妖族,是茹素的吗?收起法剑及天雷竹,秦宇进入房中盘膝而坐,天然不会真的修行,仅仅闭目养神。芊芊公主就在周围,手臂一动就能捉住她,然后鄙人一瞬,完结她的生命。这是最坏的成果。虽然之前说了,不管秦宇愿不肯意,他都现已与海妖一族结仇,可敌视也是分层次的。抓公主是一回事,杀公主,便是另一回事了。期望,能安稳拖到,幽冥船到来吧。只需登上船,进入幽冥海域后,他就安全了。谁都知道,幽冥海域中的海妖,不受海妖王族操控,且无比敌视外界海妖。那是一片,海妖一族无法掌控之地!时刻一日日曩昔,海妖们凶相毕露,却没有哪个敢,随意接近到千巧屋邻近。天雷竹形成的心里暗影面积,满足笼罩着他们,多少年都走不出来。偶然几个不怕死的傻斗胆,看到至今仍大小便失禁的几个倒运剑鱼妖,也是身体一颤抖,不敢再有丁点激动想法。第六日。秦宇盘膝而坐,他神态安静,气味漫长漠然,无人能发觉到,他心头紧绷!脱离三山岛不久,他心底深处,便有毛骨悚然之感,似私自某头绝世凶兽,已将他确认。只需显露半分漏洞,狰狞獠牙就会撕碎血管,将他吃的一尘不染。这感觉来的古怪,听凭秦宇怎么感应,都未能找到源头,可越是如此,他心头忌惮越重,隐约确认了想法。海妖一族,必有恐惧高手到来,正躲藏于暗处,等候出手之机。直至今天惊涛骇浪,是对方没有掌握,击杀他之前,保证芊芊公主的安全。那么,他所等候的时机,极或许便是……幽冥船!幽冥船到来,很多修士涌动,势必会影响他的感应,给海妖一族强者留下时机。并且不要忘掉,秦宇身边还躲藏着,另一个不确认要素,那便是芊芊公主。虽然这位公主殿下,在被秦宇捕获后,便一向坚持安静,可身为海妖王族,若说毫无手法,秦宇是不信的。如此算来,幽冥船到来时,便是秦宇面临,最大阴险的时分。想法急速滚动,已然发觉这点,他自不或许袖手待毙。顷刻后,一个方法在心头逐渐成型,细心思虑半晌,确认没有不当,秦宇心头稍稍安靖。现在,就等幽冥船到来。两日后某个瞬间,天地间温度,忽然下降许多,一丝阴寒气味,在天地间分散。秦宇猛然睁开眼,一手捉住芊芊公主,踏出千巧屋,昂首看向头顶天穹。太阳很大,日光却变成了昏暗惨白,冷冰冰的,落在身上毫无温度。安静海面忽然掀起波涛,由小及大,转瞬便成滔滔之势!千巧屋周边,很多海妖面露讨厌,还有一丝讳饰不住的惧意,扭头看向海域深处。不知何时,那里呈现了大片雾气,深灰之色苍凉冷淡,让人下认识心头傲然。哗啦啦——哗啦啦——海水破开声。一艘大船,就这样自雾气中驶出,斑斓的船体,破碎的撞角,挺拔的桅杆,上面挂着残损帆布。乍一看,这样一艘腐朽不堪的破船,稍大点的风波,就能将它拍成很多碎片。可它行走在怒浪中,如履平地。巨大的船体,漂浮在波浪之上,又似与之不在同一个位面,听凭水浪冲击,都不曾摇晃半点。那令天地间温度下降的阴寒,正是从船上传出,好像它自幽冥之地而来,沾满了亡者气味。“幽冥船!”三山岛上一阵低呼。很多修士瞪大眼,满脸狂喜、激动。人群开端会聚、烦躁,却没有人启航,由于幽冥船没有停靠前是无法登上的。轻率接近,乃至还会被船上,带着阴寒气味所伤!所有人瞪大眼,等候幽冥船停靠,唯有一人破例。秦宇垂头,看着手中芊芊公主,此事成与不成,就看公主殿下在海妖一族心中的份量了。芊芊公主心脏一缩,生出极不妙的感觉,可不等她开口,一股法力霸道闯入体内,难以想象瞪大眼,她哼都没哼直接昏死曩昔。“小子,你敢什么!”“伤公主半点,都要扒了你的皮!”“混蛋,还不松手!”哪怕幽冥船到来,海妖一族们,仍旧没放过对秦宇的监督。他的一举一动,都在很多双眼睛下,对芊芊公主所为,立刻让很多海妖双眼充血。秦宇面无表情,沉声道:“海妖一族诸位道友,今天秦某要第一个,踏上幽冥船。”他没有隐秘,法力加持下,滚滚声浪在空中回响。三山岛上,很多跃跃欲试修士微呆,旋即大怒!你第一个上,我们呢?特别一些实力蛮横,自傲满满之辈,脸色阴沉的,更是能滴下水来。幽冥船很难上,需求争夺方位,并且停留时刻不等,会形成严峻流血事件。这么多负面条件下,相应地,天然要有些优点作为补偿。这优点,便是为第一个,踏上幽冥船修士所预备。船上未曾散去阴寒力气,将凝集成一块“黑冰”,此物对幽冥海域中变异海妖而言,是极大的引诱。凭此只需命运不是太差,就能降服一头实力桀的变异海妖,能当坐骑能当打手,可谓如虎添翼!不少人卯足了劲,便是冲着第一位去的,现在还没开端,你就提早占了?什么意思?姓秦的你什么意思!恼怒不已的修士,恶狠狠看向千巧屋,恨不能用目光,将秦宇大卸八块。海妖一族则有些蒙圈,旋即怒发冲冠,这什么个意思?当我们是他的奴才吗?随意唆使?这人族修士,真是该生搬硬套!万千冷漠目光于一身,心理素质稍差点,根本就承受不住,可秦宇脸色很安静,没丁点改变。开口前,他就意料到了这种状况,目光怕什么?假如目光能杀人,他早全国无敌了。嗡——手上法力涌动,暴戾气味分散,将芊芊公主笼罩,谁都不会置疑,只需求一个想法改变,这海中最耀眼的珍珠,就将变成一地碎肉。海妖们愤恨了,颤抖了!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,几乎改写了他们的妖生底线。哗——巨龟破水而出,海白冥面沉如水,“秦道友,莫要太过分!”秦宇淡淡道:“相同的话,秦某不肯说第二遍,要么海妖一族帮秦某,第一个踏上幽冥船,要么秦某现在杀死公主,再与她鬼域路上做伴。幽冥船行将停靠,你们考虑的时刻,不多了。”他不再多言,周身翻滚煞气,让人理解这并非妄言!海白冥胸膛剧烈崎岖,万万没想到,秦宇一出手,就将形势逼入死地。更将他与鲸妖之主,协商出的计谋,完全损坏!假如容许,秦宇登上幽冥船,再想救出芊芊难上加难。可假如回绝……海白冥不会看错,这姓秦的,真会杀人。就算是他假装的……可他不敢赌!幽冥船开端减速,很快就将停下,再踌躇下去,就来不及了。